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免费书屋 ->历史·穿越 ->大良医简介
听书 - 大良医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?
确定
取消

卷 第一百四十二章:盘他【第三更!】

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     返回最新章节列表     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
    周恒叹息一声,其实这都是小事儿,周恒担忧的是济南府,刘仁礼去济南府要赈灾款。

    即便没再府衙见到人,可很多人知晓他去过。

    并且人在驿馆被俘,这里面诸多细节,绝对不是刘铭顺和何孝堂二人参与就可以完成的,上面拨款被扣留,下面的人被纵容。

    这二人,在即将交代的时候被杀,显然是早就有人跟随,见事态不妙,这才出手结果了二人的性命,一切都是为了保护背后指使之人。

    这些虽然是显而易见的事儿,不过一切证据链断了,即便张辅龄大人要彻查,也只会找个不痛不痒的人来顶过,这就是官场。

    如此阴暗和不堪,周恒并不想跟刘秀儿说,还是留给刘仁礼之后处置吧,能度过眼前的难关才是关键。

    “秀儿既然想得开,那我就放心了,大哥骨折的时间拖得有些久,我已经给他复位,不过好在位置比较好,只是胫骨骨折腓骨并无损伤,不用打钢板做内固定,只是体外做夹板即可,连续七天输液消炎即可,要每个时辰查看伤口引流情况,这个让张安康做就行。”

    刘秀儿赶紧说道:“引流管,秀儿也可以看的,这个我能做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能做,只是大哥恐怕会不好意思,还是交给张安康吧,男患者他来护理比较方便,毕竟还要如厕和翻身按摩什么的,他现在是我们回春堂的男护士,能力还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刘秀儿哦了一声,似乎才想明白,脸上有些微红。

    周恒忍者笑意,微微垂下目光看向病床上的刘仁礼,这货按理说应该醒了,只是给他局麻的,这怎么还睡起来没完了?

    周恒走上前,伸手拍拍刘仁礼的脸颊。

    刘秀儿想要阻止,不过还是忍住了,想来周恒一定有自己的意图。

    啪啪啪,打了三下,刘仁礼眉头紧蹙,这才缓缓张开眼睛,双眼全是血丝,不过精神看着不错。

    瞪了周恒一眼,眼中完全没有困倦或者刚醒来的那种迷糊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打我?”

    周恒忍者想要再度拍他的冲动,盯着刘仁礼的眼睛问道:

    “这不是担心大哥吗?按理说只是进行了局部的麻醉,怎么一直昏迷不醒,如若再醒不过来,我就要打开手术切面看看,是不是没处理好伤口,有化脓或者腐败的位置没有处理好,所以才造成昏迷的?”

    刘仁礼吓了一跳,赶紧用手肘支撑着作势要起来,刘秀儿伸出食指,直接点在刘仁礼的额头上,就那样轻轻地一按,刘仁礼啪叽一下,再度躺下。

    他瞪着眼挣扎了数次都没有成功,啥时候秀儿有了如此身手,这以后想要嫁人岂不是更难了?

    盯着秀儿半晌,刘仁礼放弃了挣扎,有些气恼地说道:

    “兄长刚醒来,你们两个这是干嘛?一个打我,一个按着我不让动?”

    刘秀儿脸上稍显委屈,“你冤枉我和二哥,兄长不在这几日,二哥管理着赈灾的事宜,还挂念着你,怕你过于耿直,遭人妒恨惹出事端,没想到真的出事儿了,二哥被你牵连,抓进大牢,梅园的世子想要让人营救他,可是他不想独自离开,这才找了张辅龄大人,不然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遭罪呢。你可想过,如若你出事儿,这城外的灾民怎么办?我要怎么办?被你牵连的县城官员和二哥,都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刘仁礼一脸的窘迫,妹子说的句句在理。

    当时若听秀儿的,带着何捕头他们,也不会如此被动。

    这次明知道济南府的人会对自己不利,还是大张旗鼓的去了,毫不遮掩,还直接将帖子留在府衙离去,确实有些欠妥。

    如若见到知府大人,将文书提报那就另当别论了,至少很多事宜少了推诿,刘铭顺他们想搞什么动作也会碍于面上,不得不先将赈灾款下放,如此被夜晚抓去很多事儿说不清楚啊。

    周恒见刘仁礼仿佛鹌鹑似得,没了刚才的王八之气,微微垂着眼睑,眼睛不断转着,似乎也在回忆这几天的事儿。

    周恒随即叹息一声,其实这事儿也不见其是坏事儿,周恒穿越来已经有两个月了,对大梁国也多少了解一些。

    大梁内忧外患频发,国土倒是很大,不过周围虎视眈眈的诸国太多,这也是为何宁王一直镇守大同,一步步敢动的原因。

    北方的鞑靼和瓦刺四处侵扰,尤其是在大同此地,每年初冬或者入秋都会来犯。

    大梁国的兵力,数量上不少,可兵将的体态都非常瘦弱矮小。

    从苏将军那些侍从身上就可以看出来,瘦小枯干,身高到一米七的就是大个儿,就像薛老大这种简直是另类。

    南边还有交趾、吕宋、暹罗、安南、缅甸,虽然都是藩国却没有一个安分的,总是找出各种各样样的事儿。

    至于大梁国内,云南贵州总是有部族冲突,大军多次派出剿灭却无功而返,来来回回拉锯战已经持续数年。

    还有西南的几个教派,也是经常到处宣教,镇压多次,这些人都隐藏起来,只是偶有小规模的活动,或者扇动农民造反,越是镇压,越是百姓受苦。

    很多地方,对官府真的是怨声载道,朝廷动荡,整个大梁国一片疮痍,唯有山东、山西、河北、京城等地还算安稳,不过这天灾又频发。

    周恒回忆起地方志中的相应记载,天气的各种变化,似乎有些小冰河期的迹象,仔细想来,这里真的和大明极为相似。

    如此内忧外患的国家,各个地方官员,中饱私囊,贪赃枉法的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朝廷赈灾银两粮草,大多都被这些人贪墨,刘仁礼之所以被绑架诬陷,只因他是个异类,不与这些人同流合污。

    可真的要治理这就难了,张辅龄即便是大理寺少卿,能做的却不多。

    朝廷一定是求稳的,总不至于将山东布政司的人全部团灭吧。

    不改变根本的问题,处置一两个官员,进行杀鸡骇猴,不过是扬汤止沸的作用,全无功效。

    周恒微微叹息一声,认真地看向刘仁礼。

    “你一人想要推行赈灾的事宜,这是不可能的,从银钱在户部发放开始,一步步需要经过多少人的手,如若有十万两的银钱下拨,到了山东布政司能剩下多少?到达各个县郡所剩几何?你一个县的所有花销数额,就赶上一个州府,给你千八百两能解决问题吗?解决不了你还是要闹对吧?那这些人就是要防止你的行径上达天庭,所以你去济南府不会见到任何一个人,因为你挡了人家的财路。”



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://m.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

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
X
Top